阅读文章 前往菜单

社交网络:

RSS频道:

梵蒂冈广播电台

教宗和教会与世界对话之声

语言:

教宗方济各 \ 礼仪讲道

教宗主持主显节弥撒:贤士们因“思念天主”而踏上寻找圣婴的旅途

教宗在主显节弥撒中接受献礼 - AFP

06/01/2017 19:36

(梵蒂冈电台讯)黑落德把自己封闭在“自我崇拜”和“不惜一切代价的胜利”中;贤士们则因“思念天主”而与黑落德分道扬镳,踏上寻找圣婴的旅途。教宗方济各1月6日上午在圣伯多禄大殿主持主显节弥撒,强调贤士们最艰难的旅程是他们发现自己所朝拜的君王并不奴役,也不羞辱人,而是扶助、宽恕、治癒。

教宗围绕《玛窦福音》中贤士们的两个行动“看见和朝拜”,展开弥撒讲道。教宗引述金口圣若望的话解释说,“贤士们不是因为看见明星才踏上旅途”。实际上,那颗明星“并非异常耀眼,他们也没有寻找明星的特殊基因”;“他们之所以能看到明星,是因为他们踏上了旅途”。换句话说,他们先拥有了“展望远景的心”。

教宗说:“他们能够看到星象,因为他们心中有一份渴望在推动着他们,他们向新意开放。如此,贤士们代表了信徒们的形象,即思念天主的人,思念自己家园的人,思念天上祖国的人。贤士们所代表的就是每一位拒绝在心灵麻痹中度日的人。”

教宗继续说:“宿命论的围栏诱使我们认为一切都无法改变,对天主的思念则带领我们走出这围栏。思念天主的态度打破乏味的因循守旧,激励我们努力实现我们所渴求和需要的改变。对天主的思念在过去寻根,却不停留在过去;它始终寻求未来。”

“思念中”的信徒“在自身信仰的推动下前去寻找天主,如同贤士们那样,前往历史上中最遥远的地方,因为他心里知道天主在那里等候他”。

黑落德的态度与贤士们寻找的态度背道而驰。当贤士们前去白冷寻找时,黑落德在不远处的耶路撒冷睡大觉,“处在良心腐朽的麻醉之中,内心困惑,感到恐惧”。

教宗说:“这是一种困惑;面对彻底改变历史的新事物,他故步自封,躲在自己的现况、认知和成就中。困惑,因为他坐拥财富,无法看得更远。困惑,因为他的心想要控制所有的一切。困惑,因为他陷入不惜一切代价获得胜利的文化;这样的文化中只有‘胜利者’,甚至不择手段”。到最後,这困惑促使黑落德在屠杀无辜婴孩中寻找安全感。

福音也凸显了贤士们的另一个动作“朝拜”。他们从东方远道而来,进入一座宫殿。对於一位君王而言,这里是“最合适的场所”,因为王宫代表“权力、成就和成功的人生”,但这些都是“我们所崇拜的偶像”,它们的许诺“只有悲伤和奴役”。正是在那里,在宫殿里,贤士们“踏上了更加遥远的旅途”,开始了“最艰难的冒险”:

他们“发现这位陌生却令人渴望的君王并不羞辱,不奴役、也不束缚人;发现天主的目光具有扶助、宽恕、治癒的功效;发现天主愿意诞生在我们从未期待的地方、在我们不愿意的地方,或者我们多次拒绝的地方;发现天主的目光关切弱者、伤者、劳苦者、遭受虐待和遗弃的人,祂的力量和威能叫做慈悲。对某些人而言,耶路撒冷距离白冷是如此的遥远!”

教宗最後总结道,黑落德“无法朝拜圣婴,因为他不愿也不能改变他的目光”,“无意放弃自我崇拜”。司祭们和他一样也无法朝拜圣婴,因为他们即使知道先知的预言也不“打算行走和改变”。贤士们则不同,“他们已经对当时的黑落德感到习惯、枯燥和乏味。在白冷却有一个新的许诺,一个无偿的许诺。那里正在发生新鲜事。贤士们能够朝拜圣婴,因为他们有勇气踏上旅途,向小孩子叩头,向穷人叩头,向无助者叩头,向不寻常和不认识的白冷圣婴俯伏朝拜。在那里,他们寻获了天主的荣耀。”

06/01/2017 19:3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