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文章 前往菜单

社交网络:

RSS频道:

梵蒂冈广播电台

教宗和教会与世界对话之声

语言:

主日弥撒讲道 \ 常年期

甲年常年期第廿五主日:尽心尽力赚取一天一个德纳

雇工的比喻 - RV

22/09/2017 19:00

尽心尽力赚取一天一个德纳

主内的兄弟姐妹:

这主日耶稣用比喻告诉我们,一天一个「德纳」是天国葡萄园工人的公正工资。这句话很值得我们深思寻味。一个「德纳」的价值到底是多,还是少呢?那些清晨被雇用的人在清晨时认为很多,所以兴高采烈地到葡萄园工作;可是,当他们看到他们与那些黄昏时分才被雇用的人都同样领到一个「德纳」时,就抱怨他们的一个「德纳」并不多,至少不够多。葡萄园主人答覆他们说,一个「德纳」的价值无论在清晨还是在傍晚都一样多,当然够多!

耶稣讲的是天国的比喻,依据的是天国的逻辑。一天一个「德纳」就是进入天国的要价,多了反而进不了,少了又不够。天主乐见人人都进入天国,所以天主慷慨地每天付给我们一个「德纳」,不论我们工作时间长短,只要我们尽心尽力。耶稣在教导我们祈祷时就已勉励我们祈求天父「今天赏给我们每天的日用粮」(玛六11),好叫我们放心我们没有偏离天国的道路。我们不难看到这两者的共同意义:一天一个「德纳」就是每天的日用粮。其实,耶稣很多次在不同的场合都这样教导我们:每天要为今天而活,每天也要让他人能为今天而活;不要自绝死路,也不要绝人死路;不要嫉妒,却要感恩,常常喜乐。

耶稣透过天国的比喻教导我们认识天主。耶稣以天主的仁爱来凸显人的小心眼,尤其是那些自认为自幼就遵守法律(路十八21;路十五11-32)、那些自充为义的人的小心眼,叫他们别再心胸狭隘,总是从私利的角度为自己断定什麽是公义。天主的仁爱真切信实,从不虚浮夸大;假如天主像个想炫耀自己的俗人,耶稣必定反过来叙述同一则比喻,好能勾起人们对天主的赞美。倘若葡萄园主人先把工资付给清晨就被雇用的人,他们领了工资就会心满意足;而後来被雇用的人也领到相同的工资时,他们必会喜出望外,对葡萄园主人感激不尽,称赞不绝,更会向众人宣扬主人的慷慨。然而,耶稣并不是这麽讲叙比喻的,因为天主的做法确实与我们大有不同。

天主的思念不是我们的思念,天主的行径也不是我们的行径;就如天离地有多高,天主的行径离我们的行径,天主的思念离我们的思念也有多高(读经一:依五五8-9)。我们不能要求天主以我们断定公义的标准来作审断。我们的公义标准总是参杂着私利的成分,总是设想高举自己,看到别人比自己好就眼红,心生嫉妒。天主的公义却始终乐见众人成义,因为祂富於慈爱宽仁,不愿罪人丧亡,却愿人人得救。天主不愿作出审判,只愿罪人悔改,即使罪人在生命的最後一分钟悔改,天主也要为他大事庆祝。因此,耶稣说:「我告诉你们:对於一个罪人悔改,在天上所有的欢乐,甚於对那九十九个无须悔改的义人。」(路十五7)

按照耶稣在比喻中的叙述,葡萄园主人最终确实雇用了所有的人到他的葡萄园工作,没有一人闲立着,因没有工作而忧苦无奈。在那一天,每个人都有工作,每个人都领到一个「德纳」的工资。这充分就业的美景,就是天国欢乐的图像。大家相互庆贺天主赐予的救恩「德纳」。那些在清晨就被雇用的人,其实不只不应该抱怨领到一个「德纳」,反而更应该感恩;因为他们从清晨起就可以心安,因为他们今天的日用粮已有着落。比起那些在最後一刻钟才被雇用的人,他们实在少受了许多忧心和苦恼。

天主看顾所有的人,始终与我们同在,绝不遗弃任何一个人独自面对生命的困苦。在比喻中,耶稣很明显地强调了这个重点。其实,天主从起初就一直看顾所有的人,守护所有的受造物。在《创世纪》第一章,天主创造了「天」,叫「天」分开以下的水和以上的水(创一6-8)。「天」因此开启了一个安稳的空间,让接下来的受造物,也就是陆地、海洋、生物、动物,尤其是人,都可得以存在。在希伯来文,这个「天」与「天堂、天国」是相同的一个字(syamaim)。由於「天」,也就是「天国」,世界及其中的一切,尤其是人,都受到保护。天主从起初就决定了让「天」、让「天国」把毁灭和混乱的势力,即以下和以上的水分开,使所有愿意受到保护的人都可以进入其内生活。

耶稣清楚表明,进入天国生活所凭藉的并不是我们工作的时间,而是天主的宽宏大量。我们或许能做一整天的工,或许只能做一个小时的工,其实不论多寡,这能力本身也是天主的召叫和恩赐。我们实在是没有什麽功德好自夸的。天国的标准只是天主的仁爱,不是功利主义,也不是市场交易规则。因此,耶稣要求我们悔改,也就是敞开心胸接受天主的慷慨,并因罪人悔改而与天主同乐,祂真的渴望每一个人都获享天国的救恩。

虽然如此,我们还必须留意耶稣强调的另一个重点:天主并不姑息纵容好吃懒做的人。我们记得在「塔冷通的比喻」中,那领了一个「塔冷通」的仆人,不但不拿去投资,努力赚得更多的「塔冷通」,也不把「塔冷通」存入银行,至少可以赚取利息,反而把所领到的那个「塔冷通」埋在地下,辜负了主人的赏赐。主人於是责备他是「可恶懒惰的仆人」,并夺去他所有的一切,「把他丢在外面的黑暗中,让他在那里哀号和切齿」(参阅:玛廿五14-30)。

因此,虽然天主不计我们工作长短多寡,但祂仍要求我们即便只是一个时辰也要尽心尽力,认真地工作,丰盛地生活,坚持赚得完全的生命,一如保禄所说的:「我或生或死,总要叫基督在我身上受到光荣」(读经二:斐一20c)。    阿们。

~ 张德福神父 ~

22/09/2017 19: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