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文章 前往菜单

社交网络:

RSS频道:

梵蒂冈广播电台

教宗和教会与世界对话之声

语言:

梵蒂冈 \ 圣座

圣座四旬期第四场避静默想:抵拒怠惰,像耶稣那样爱众人

教宗与圣座神长参加四旬期避静 - AP

20/02/2018 19:20

(梵蒂冈电台讯)教宗方济各和圣座部会神长们2月20日上午聆听了托伦蒂诺(Josè Tolentino de Mendonça)神父主讲的第4场避静默想讲道,省思有关怠惰的主题。神父指出,怠惰有时侵袭我们,使我们患病,失去生活的情趣。怠惰与渴望截然相反。

“若我们放弃渴望,我们就会开始走向死亡。若我们停止渴求,就会失去对相遇、谈话、交流、走出自己、制定计划、工作,甚至祈祷的乐趣。若我们对他人的好奇有所减弱,不再乐於接纳新事物,一切就会令我们听起来好似旧事重提,感到有如一个压在我们身上无益、前後不连贯和荒谬的负担。”

丹麦哲学家索伦·凯尔克高(Soren Kierkegaard)提到这种状况说,“我的生命”好像是另一个人的;古希腊作家和苦修者篷蒂科(Evagrio Pontico)指称这种生活为“怠惰的魔鬼”;隐修者卡夏诺(Cassiano)则指出怠惰在隐修生活中的後果,那就是一种深为不满,使人失去热情。

《福音的喜乐》劝谕让我们警惕“坟墓心理”,它是一种“依附包着糖衣的忧郁”(83号)。托伦蒂诺神父指出,显然,怠惰或阴郁症不能只靠“药片”来医治,而应“得到全人的治疗”。“我们必须发现那隐藏在人性孤独奥秘中的许多内心痛苦的根源”。

另一个“日益广为流传”的弊端乃是“职业倦怠”,它是一种“自我消耗”,一种也能使司铎受到侵袭的情绪耗损。一般而论,每当我们感到被抛弃,这时仅剩下一个需要填补极度苦闷的“空洞”。我们或是用虚假的权宜之计来填补这种空虚,例如借助尘世生活、酗酒、社交网络、消费主义,或是诉诸於过度的刺激。

托伦蒂诺神父於是以《圣经》中的两位人物来説明两种不同的态度。在约纳先知的故事中,我们看到这种充耳不闻的对话也经常是我们与天主所处的关系。我们没有听到天主的话,那是因为我们不愿意听从天主的旨意。雅各伯与天主搏斗一直到曙光破晓,在他心中存有一种对生命的渴望;约纳则是“任性”的人,顶撞天主愿意拯救众人的意愿。

此外,与怠惰相关的忧愁也令我们想到《福音》中的那个富少年。他遵守一切诫命,但到了决定性的时刻却更喜爱他的财富,而不是凭着信赖而勇於冒险。托伦蒂诺神父说:“我们的忧愁经常来自於这种无法胜任的选择。”

托伦蒂诺神父最後表示,我们需要审视失去渴望的根源是什麽,问题并非总是在於过多的工作,而是没有相应的动机。这一切问题的答案能够从耶稣的苦难中找到。“我们的心灵只有在能够为所爱的人而受苦时,才得以成熟”。

20/02/2018 19:20